關懷、奉獻與影響才是一個偉大法學院的核心:

交大科法學院是社會領袖的育成中心
ICW_5738_new

2015年2月,交通大學創設了全國第一個科技法律學院,我們15年來以「國際化、實證化、整合化」創設的法學教育典範,終於達成了念茲在茲的建院目標。

公元2000年,作為台灣首創的科技法律研究所,我們一開始就以學院的格局運作。一個獨立的法學研究所,每學期開課超過40門,除了提供完整的基礎法學,同時開設新興領域的六大學群與美國法課程,培育非法律背景學生獲得法律學位外,也讓具有法學基礎的學士與碩士,進一步精進法律的素養與學位;再加上兩個研究中心,以及提供全校修習法律的六至八個學程,不論就形式或實質而言,科法所提供的,就是個完整法學院的教育。

「規模」的變大不是我們的目的,「影響力」的擴大才是

科技法律研究所成立以前,相關法律知識在交通大學校內逐步建構。1993及1994年,交大分別成立全國第一個智慧財產學程及學分班,1996年設置企業法律中心,1997年舉辦第一屆全國智慧財產權研討會(2000年配合科法所設立,更名為全國科技法律研討會),迄今2015年已經連續舉辦19年全國最盛大之法律研討會。

過去15年,我們創造了不少個第一。我們是全國法學院畢業生出國及錄取公費留學比例最高的;學生出國參加國際模擬法庭及仲裁比賽,創造了國內法學院前所未有的佳績。我們以學生為主的文化,創設獨特的實習制度,讓學生畢業前即可在法院、檢察署、公民營及非營利機構,有參與及學習實務的經驗。我們教師的升等是法學院最嚴格,平均研究成果則是最高的。至於對產業與社會的影響,我們也不遑多讓:科學園區及台灣科技產業的智權人才絕大多數是交大培養的,連續十年主辦科技部之全國大學院校技術移轉與智慧財產管理培訓;2008年台灣首創智慧財產法院,第一批由全國法院選拔的8位法官中,半數就讀過交大科技法律研究所。

建院,其實是把我們實質上已有的教育形貌、賦予形式上的認同。然而,數量與規模的增長僅是個過程,而非我們建院的目的。我國的大學教育,資源短缺的窘境已經超過10年;在一片檢討減縮大學與合併系所聲浪裡,在一個標榜科技掛帥的大學中,我們竟能從無到有,新設法學院,看起來也是個奇蹟。

台灣的法學院,在形式與數量上,已經不算少了,但台灣的傳統法學教育,不但無法引領社會與經濟發展,更遠遠落於台灣國際化的腳步之後,傳統法學院連其畢業生的法律職場的發展,都因為過多集中於一般民刑法案件而大幅受限。

透過交大科法的教育與服務的理念,建立法律理論與實踐典範,增進我國在國際上的地位,從而提升我們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力,才是我們積極創造法學教育典範的目的。就規模而言,與國際上一流的法學院相較,台灣所有的法學院,都只能算是中小企業,我們無法與美國、中國、歐洲,甚至鄰近的亞洲主要國家的法學院師資、學生員額和研究資源相提並論。因此,光在數量上有所增加,或許會使一個機構在規模上看起來變大,卻無法讓一個學院因之而偉大。唯有影響力變大,才有偉大的可能。

我們以現今大學中常見的號稱創新創業和領導課程為例,放進了太多的金錢與財務思考,將擔任高階主管、成為企業主,擁有錢財收益就與生涯成功劃上等號。常見的領導學程不外乎就是將商管學院的經營策略、組織管理與財務會計等課程教給年輕人,現在還加上爬爬山、打打高爾夫球等休閒活動以增加人脈網路。然而,這樣課程,僅強調增加財富,無法成就人生志業;在規模上與金錢上炫耀,更產生不了對社會和世界的正面影響力。

交大科法所的成長與法學院的創設,是台灣融合跨國法律與國際化的里程碑

科法所過去14年來的發展,見證了透過跨國法律的學習,強化了我國產業在國外發展的法律能量。2014年12月17,18日我們舉辦的台灣科技案件跨國訴訟實證研討會,回顧台灣30年來在美國專利訴訟,實證了台灣科技產業在國際上的發展,經常受制於外國企業的專利訴訟,據統計有八成以上的案件,台灣企業是作為被告的。然而隨著經驗的增加與美國專利法律的深入,近年來台灣企業在美國專利爭訟上,已經是聯邦法院的常勝軍。交大科法所培育了絕大多數科學園區與科技產業的法律專業人員,這些種子的生根發芽,貢獻給這片土地的成長。

在國際社群中,台灣是法律的弱者;欠缺國際接軌,導致本土法律發展的弱化

台灣國際化的歷程中,在跨國法律上的困頓,是國家與產業發展受制於人的關鍵。在國際社群與舞台上,我們是法律知識與勢力的弱者,傳統法學院提供的教育,完全使不上力,與台灣經濟與政治的國際發展絕緣。我們之所以在教學研究上強調美國法,乃是美國法已在國際社會中成為依循的主力,就如同英文成為實質上的國際語言一般,我們走向全世界,不能也不應迴避。

2014年,台灣與英國,為了引渡在台駕車肇事逃逸的林克穎案,英國法院特別延請本所林志潔老師為專家證人,林老師在這場跨國法律的糾紛中,為我國爭取了國家的司法主權與法律的尊嚴,成功地讓英國檢方、一二審的法院同意引渡肇事逃逸的犯罪行為人。眼見外國人如何將台灣的法制描繪成落伍的滿清時期,同時要回覆蘇格蘭檢察官提問相較於美國法律,台灣的法制有多大的區別點點滴滴都告我們:藉口以發展本土法律為主,欠缺跨國法律的素養與認知,不但無法引領法學的國際地位與能量的增進,而心態的保守落伍,更容易使得法律設計背離世界潮流與國民的期待。

關懷弱勢,心繫本土,跨越國界

科法學院近期內繼我們已有的智財、財經、生醫、資通、國際與跨國法律五大學群後,新設了「社會正義、性別平權與勞動權益」學群讓科法學院在科技、法律的跨領域與國際整合上,更進一步揭示將國家、產業與社會發展的法律議題,建構成為我們教學研究與服務的特色。社會學群的創立,首先要回應的是高齡化、少子化來襲,以及全球化下人才跨界流動的法律議題。有人,才有研發創新、也才有科技產業,如果經濟與產業是台灣社會的命脈,我們就必須以人為本,而不能在社會正義、世代正義、與性別正義的法律議題上缺席。

一個偉大的法學院,要以正面的影響力作為評量指標交大的法學院是建立在科法所既有的組織文化基礎之上,以傳承發揚法學教育為志業,以學生為中心,以培育社會的領袖為目標,關懷在地,深耕本土,擁抱世界,這是台灣必須具備的認知,更是教育工作者的使命。帶領台灣的孩子與台灣一起走向世界,讓台灣被看見,這就是我們創立法學院的理念與使命。